mm裸体写真集|日本裸体写真模特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 正文
探索開展數字黨建 促進數字經濟發展
2019年09月30日 17:29:18 來源: 作者: 云集共享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黨委

  云集是一家會員電商,總部位于杭州市,研發中心位于深圳市,客服中心位于合肥市,現在員工1500人。公司肩負“讓買賣更簡單,讓生活更美好”的使命,致力于創造會員價值和社會價值,把中心化的供應鏈選品與會員社會化的推薦商品有機結合,使商品信息與消費者需求快速精準對接,促進了公司快速發展,去年商品銷售額達227億元,今年五月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

  公司黨委下設9個黨支部,黨員270多名。黨委根據互聯網企業特點和80、90后黨員實際,以互聯網為載體,運用數字化技術開展黨建,運用數字化結果呈現黨建效果,實現黨建資源的快速匹配和再生,取得了積極進展。“五個黨建”范式被中央黨校評為“新時代民營企業黨建典型案例”,黨委書記劉友才先后被浙江省委組織部和杭州市評為“千名好支書”“最強領頭雁”。中組部共產黨員網、中宣部黨建網、中國非公黨建網、人民網、新華網、浙江日報、浙江《共產黨員》雜志等先后予以報道。

  一、 深入研究數字黨建的內涵和特征

  當今世界已經進入數字化時代,我國更是走在全球的前頭。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加快數字經濟發展、建設數字中國提出了一系列要求,指明了前進方向。浙江省委把發展數字經濟作為“一號工程”來抓,杭州市委采取一系列措施,打造“數字經濟第一城”。作為執政黨的自身建設應引領時代發展、與時代同行。所以,探索開展數字黨建不僅是一項緊迫的任務,而且有了廣闊的舞臺。作為數字企業的云集,開展數字黨建也有了深厚的土壤。

  什么是數字黨建?根據G20杭州峰會給出的數字經濟權威答案,數字黨建可描述為:以適應數字化時代和數字經濟發展為總要求,以黨建大數據(數字化的知識與信息)的生產運用(識別、選擇、過濾、存儲和使用)為關鍵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為重要載體,以現代信息通信技術的使用為重要推力,引導和實現黨建資源的快速優化配置與再生,實現黨建工作效率提升和黨建質量提高。在這個定義里,不僅闡述了開展數字黨建的意義、目的、關鍵、載體和手段,而且明確了開展數字的對象物,即數字黨建不僅僅指數字企業的黨建工作,首要的是指運用數字黨建的理念、思維和手段開展工作。這里說的數字黨建理念、思維和手段表現在:

  一是突出數據思維,注重黨建的精準性。數字時代,數字技術上升到生產力的中心位置,大數據由工業時代的附屬品變成了新的生產要素,成為水、電和石油。黨建工作應通過數字技術生產黨建大數據,通過大數據的運用把握黨組織和黨員的狀況,實現定量分析、精準定位、施策有據。

  二是突出平臺思維,注重信息的鏈接性。數字化時代改變了工業時代的點性思維和線性思維,形成了一個互聯互通互動的網狀社會,把過去不發生關系的黨建信息可以全部打通,實現無限鏈接,實時在線,把中心化的組織的優勢與自組織的扁平作用結合起來。

  三是突出用戶思維,注重黨員的主體性。黨員是黨組織的細胞,是黨建工作的主體。數字時代就要求也能做到,根據不同群體不同年齡不同文化程度的黨員需求和習慣來開展黨建工作,突出黨員個性化選擇和訂制化需求,解決好過去“上下一般粗、老少一個腔、長久一個樣”的問題。

  四是突出賦能思維,注重組織方式的重構性。工業化時代,組織中層級關系明顯,組織的功能在于自上而下的管控。數字時代,一切都在快速變化,不確定性增加,組織無法進行細致和嚴密的督導,應從過去的組織管控轉到組織賦能,為每一名黨員賦予能量、賦予能力、賦予機會。

  五是突出迭代思維,注重反映的敏捷性。數字時代產生海量的數據,據分析,全球每秒創造的數據相當于1.5億本書的容量,而且平均每兩年就會翻一番。在這樣一個快速變化的時代,黨組織和黨員時時刻刻都在經歷變化, 隨時隨地都會有灣道超車或換道超車現象的發生,黨建工作的思維和方式方法應快速反映這種變化,及時跟進。

  二、積極探索數字黨建的實現路徑

  云集黨委以“跟黨創業”為導向,以“黨建強、發展強”為目標,以“五個黨建”(政治、數字、體驗、服務、質量)為要求,以“五個結合”為思路(把上級要求與企業實際相結合、黨建的政治性與服務性相結合、線下黨建與線上黨建相結合、黨建內容的嚴肅性與方法的體驗性相結合、黨建整體安排與碎片化落實相結合),在黨建工作運行、黨員教育、黨員和支部的管理、發揮作用等方向進行探索實踐。

  一是黨建工作運行數字化。電商企業工作節奏快、任務重、變化多,商品的買賣主要依托線上APP平臺進行。80、90后黨員互聯網思維突出,自主意識強。為契合公司的業務特點和黨員實際,公司黨委積極探索線上黨建工作模式,建設了“一臺一院”數字黨建平臺,依托平臺運行黨建工作。“一臺”:即數字黨建云平臺,建在黨員手機終端,實時在線,不受時空限制。平臺上設置了組織地圖、黨課領蛙、任務擂臺、黨員達人、積分商城等18個板塊,黨建工作任務的布置、工作的推動、活動的開展和結果評價等都由云平臺來承接,在線上運行。平臺還具有思維能力,黨員學習、作用發揮和黨支部工作情況都由平臺對號記錄,自動生成評價。數字黨建云平臺的建立,實現了黨建工作的網絡化、移動化、社交化和智能化,黨委與黨員、黨員與黨員廣泛鏈接、實時在線。“一院”:即數字黨建研習院,由云集黨委會同杭州市下城區委組織部、《非公有制企業黨建》雜志社共同打造,旨在搭建數字黨建研究和數字黨建創新案例孵化平臺。研習院由研究中心、孵化中心和展示中心組成,其中展示中心占地500多平米,由數字黨建、黨建大數據、VR和AI體驗、掃碼黨課、黨史滑屏等10個區塊組成,展示運用數字化技術開展黨建、運用數字化結果呈現黨建效果的場景。研習院在自己研究實踐的同時,還為全國非公企業黨建工作的開展提供培訓和交流服務,目前已有15家企業入駐孵化。

  二是黨員教育數字化。針對年輕黨員自主意識強和黨性鍛煉少的情況,公司黨委狠抓黨員的“思想脫貧”和“黨的知識脫貧”。在“脫貧”方法上,發揮年輕黨員的自驅優勢,以“共享黨課”為抓手,開展在線自驅共享式學習,組織全體黨員講黨課,通過錄制配音黨課微視頻,上傳到數字黨建云平臺,由全體黨員共享,講課人和共享人自動獲得平臺積分。今年以來,已上傳了50多堂配音黨課視頻。依托數字黨建研習院設置了黨員體驗區,通過VR、AI技術呈現紅色題材,開展線上黨建知識游戲問答,讓黨員身臨其境感知黨的紅色基因。研習院的推出,把黨員教育場景化,黨員在場的氛圍中學習,心隨情動,情由心生。運用數字技術制作掃碼黨課,黨員隨時隨地通過手機掃碼,或在線聽講,也可離線聽講,靈活自如。開展爭創黨員網紅和黨員達人活動,已產生黨員網紅和達人14人,組成黨員網紅組和黨員達人組14個,參加黨員30多人,發揮帶動作用。開展“今天我來當書記”活動,每個月由黨員本人主動申請或由黨委辦公室安排,由普通黨員擔任黨委執行書記或支部執行書記,負責當月黨委或黨支部工作。這種書記輪值的辦法,激發了廣大黨員對黨建工作的參與感和體驗感。

  三是黨員和黨支部管理數字化。對黨員和黨支部實行積分管理、指數管理、區塊鏈管理和可視化管理。黨員學習、黨費交納和參加活動情況等,都由數字黨建云平臺自動記錄、自動評分、自動積分和自動排名,對積分前10名的黨員,用積分兌換獎品,每個月兌換一次,今年已有90多名黨員獲得了獎品;對積分排名靠后的黨員,組織集中補課。為精準衡量黨員綜合表現,設定了黨員“先鋒指數”,由黨員學習、參加組織生活、發揮作用和正反向指數等加權構成,每季度評定一次,先由黨員自評,然后支部復評確定。在今年二季度“先鋒指數”評定中,26名黨員被評為“黨員之星”。按照一切工作到支部的要求,黨委對黨支部同時實行積分管理和“堡壘指數”管理,積分管理依托數字黨建云平臺自動施行,實時在線,每月終評一次;堡壘指數每季度評比確定一次。按照黨建工作可視化的思路,黨員和黨支部的積分、排名、獎勵和責任區區位設置人人能看到,隨時都能看到,起到了很好的激勵作用。

  四是發揮作用數字化。為推進公司的精益管理,由公司黨委牽頭,導入5S和PFK(業務流程可視化改善)管理。這是一項改變員工固有習慣、形成極致思維的工作,挑戰性和阻力都很大。黨委運用區塊鏈的理念,在黨員中開展5S區塊鏈管理,在黨員工位的前后左右設立5S區塊,在區內直接結對員工不少于3名,形成區塊鏈接。每個區塊用可視化的標牌記載區塊名稱、區塊范圍、區塊責任人和結對對象,人人可見,責任明確,不可隨意更改。全司共建黨員5s區塊鏈229個,結對員工600多名,明顯地拉動了工作。公司實施了扶貧項目“百縣千品”和“鄉村振興千人計劃” 項目,主要由黨員承擔。黨員通過建立若干微信群和APP平臺,把參與兩個項目的企業和人員聯結起來,開展交流指導。目前,“百縣千品”項目已為24個省、75個貧困地區,打造了100款農產品,銷售各類農產品超過4779萬斤,銷售額達到3.07億元,惠農人數超過233萬,先后兩次被國務院扶貧辦評為東西部扶貧協作優秀案例和全國電商扶貧典型案例。在全國組織選拔了五批共500多名新農人,在農業農村部干部管理學院和浙江大學開展了13次培訓,扶持主導產業。黨委依托“千人計劃”,實施“黨建孵化器”工程,建立了孵化器數字平臺,設置黨建工具包,開展線上線下培訓,幫助入圍企業開展黨建工作。目前,線下已培訓5批次500多人,已通過線上平臺向15家企業發放黨建工具包孵化器。

  三、數字黨建帶來的深刻變化

  一是數字黨建的開展,順應了時代發展的要求。隨著數字化時代的到來,黨員工作生活信息化、網絡化和數字化持續加深,傳統的黨建方式對年輕一代黨員的吸引力在降低,傳統的組織生活方式也難以適應黨員信息化生活的進程,黨的建設必須轉變自身建設的手段和形態,運用數字化改進黨建工作模式、流程形成黨建新形態,“互聯網+黨建”無處不在,關聯四方。數字黨建的開展讓互聯網這個“最大變量”成為“最大正能量”。

  二是數字黨建的開展,順應了數字經濟特質的要求。云集是典型的數字經濟,是依托互聯網運營、平臺推動和游戲化分享的商業模式,最大的特點在于廣泛鏈接和實時在線。同時,電商節奏快、任務重,黨員年紀輕、有活力。數字黨建依托數字黨建云平臺和數字黨建研習院運行,以共享黨課、VR體驗、黨員網紅和黨員達人、今天我來當書記等為抓手,使黨建工作運行方式與企業運營方式相互一致、調試契合,這是地道的“一張皮”,是最根本的服務保證。

  三是數字黨建的開展,順應了黨員主體性要求。黨建工作的有效性有賴于黨員積極性的發揮,數字黨建扭住了年輕黨員互聯網思維和黨員的參與感,把過去“我講你聽”、“你打我通”的灌輸式、填鴨式變成了體驗式、自主式,把黨員的主體性激發了出來,黨員從“被要求”轉到“我愿意”,黨員之間、組織之間、黨員與組織三方之間的互動,已經即時化、可視化,一個高效率大眾化多層次交互式的黨建新環境趨于形成。

  四是數字黨建的開展,順應了管理定量化要求。數字時代是精準的時代,是可追溯的時代。過去黨建工作主要以定性為主,難以定量。數字黨建的開展,使黨建工作都能留痕,尤其是積分管理、指數管理、區塊鏈管理和可視化管理的施行,能準確分析和把握每項工作及每名黨員的具體情況,有效性地增強了工作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五是數字黨建的開展,順應了建立黨建新機制的要求。數字黨建不僅是對數字技術的應用,而且是運用數字思維、數字話語、數字方式、數字優勢改變著黨的建設的格局和思路。早期那種僅僅把互聯網當作工作平臺的現象,開始被黨建與互聯網的深度融合所代替。一些具有虛擬特征的網上黨組織,還發展出獨具時代特色和技術風范的建設發展形態。一種線上與線下緊密交融的組織體制,正在形成。特別象云集開展的黨建孵化工作,把正式組織和自組織優勢結合起來,實現了組織共建、資源共享、機制銜接、功能優化的黨建新機制。

IMG_9601.JPG

黨員體驗VR


責任編輯: 王楓林
相關稿件
mm裸体写真集 湖南幸运赛车 策略宝 股票融资门槛 胜分差 专业期货配资 和信贷股票行情 日本a级片电影黄色片大全 广西快三 竞彩足球比分 股票融资融劵是什么意思 际华集团股票行情分析 沪市大盘600001 沙巴体育比分结算 日本av女优女演员姓名对照表 幸运农场 湖南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