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裸体写真集|日本裸体写真模特
當前位置:首頁>>觀點>>圓桌 >> 正文
圓桌會:孵化器黨建工作如何突破
2019年07月30日 09:26:59 來源: 作者: 主持人 朱瓊瑜 王楓林


微信截圖_20190725143858.png

  主持人 朱瓊瑜 王楓林

  孵化器作為一種新型的社會經濟組織,通過提供研發、生產、經營場地,通訊、網絡與辦公等方面的共享設施,系統的培訓與咨詢,政策、融資、法律等方面的支持,幫助新興企業迅速成長、形成規模、穩定發展。近年來,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大潮的推動下,孵化器這一創業型企業的“領航員”“庇護傘”,始終與創業大軍比肩同行。同時,隨著新社會組織在基層治理中的作用日漸凸顯,社會組織孵化器也在蓬勃發展。當前,各地紛紛圍繞著“抓黨建促發展,助力創新創業”這一題中之義,積極探索以孵化器為紐帶推動兩新黨建工作,“雙孵化”的理念已全面落地開花。但是,由于孵化對象的不穩定,在孵化器上抓黨建難度更大、問題更多,要從何處入手抓?要如何破解難點?要怎么抓出成效?本期圓桌會,我們邀請到江蘇、安徽、湖北、浙江的嘉賓共同探討這一話題。

  特邀嘉賓:

  江蘇省蘇州高新區科技創新局副局長、黨組成員,蘇州創業園黨委書記  李偉

  安徽省合肥高新創業園黨委書記、合肥高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許永

  湖北省武漢武大科技園有限公司董事長、企業黨委書記  宋宏杰

  浙江省長興縣社會組織綜合黨委書記  殷滿林


  為何要在孵化器上抓黨建工作?應從何處入手?

  李偉:孵化器是創新創業的高地,科技型企業尤其是初創型科技企業集中、高端人才集聚,同時也存在著企業規模小、隱性黨員多、分散性強、流動性大、凝聚力不強、黨員發揮作用不明顯等問題,如何培養、管理和服務好高層次人才黨員,如何以黨建工作引領非公企業發展就顯得尤為重要,所以孵化器黨建一定要抓,還要抓牢抓實。我們創業園黨委,就嘗試了從點、線、面三方面入手強化組織覆蓋,堅持從基礎抓起。點上通過地毯式摸底和重點走訪,幫助具備條件的企業成立若干獨立黨支部;線上以五幢樓宇為單位,成立樓宇聯合黨支部,對零星黨員進行托底管理;面上依托一個黨委,設立黨建工作站,服務于創業園下屬600多家企業,形成了“1+5+X”黨組織覆蓋網絡。其次,以黨建引領孵化工作,打造了3000平方米的黨群服務中心為陣地,集活動開展、項目路演、輔導培訓等功能于一體,將黨建工作充分融入到培育企業發展的過程中,提升非公企業黨建工作積極性,并依托蘇高新黨建智慧管理平臺,對黨員及日常工作進行在線管理。

  許永:科技企業孵化器內創業企業集中、創新人才集聚、創新成果突出,孵化器的黨建工作要有所突破,就要把抓好青年隊伍、提供優質服務作為打開工作局面的關鍵環節。合肥高新創業園黨委在孵化企業的同時,注重對企業黨建品牌的培育力度,我們積極發揮市、區派駐的黨建指導員的聯絡指導作用,依托高新創業園企業分層培育、階梯體系培訓、科技金融服務、智慧園區平臺等特色服務,指導企業開展黨建工作、策劃黨組織活動、培育入黨積極分子,協調解決企業生產過程中的各類問題,為企業提供“保姆式”服務,贏得企業對黨組織的信任與支持,自主培育出科大訊飛、華米科技等上市公司8家、新三板掛牌企業24家,累計培育國家級高企近400家。在我們看來,現在的創業者從精神到實踐等都有更高的追求,這與黨的追求、黨員標準高度一致,跟黨一起創業,不僅能幫助企業找到正確的方向,更能提升企業團隊的凝聚力和戰斗力。

  宋宏杰:孵化器作為創新創業的前沿陣地和重要載體,是兩新組織高度聚集、高科技產業和優秀創新人才高度集中的新領域,把這塊新領域的黨建工作做扎實,能極大地提升企業的生產力、創新力,并形成示范效應,企業連同產業都擁有了獨一無二的競爭力,從而幫助帶動區域經濟健康快速發展。和大部分孵化器的情況相似,武漢大學科技園園區從業人員大多為35歲以下青年,綜合素質高、創新能力強,科技園黨組織以豐富多彩的黨團活動作為突破口,加深企業黨員對黨建工作的認知度,帶領創業者創業創新,同時,持續推進以黨建帶動孵化、以黨建促進創業,努力探索孵化服務體系建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培育,打造產業特色“精品店”,并以紅色文化引領培育積極向上的企業精神,幫助企業從內部人才培養、企業文化深化、黨員模范作用發揮等方面營造團結合作的團隊精神。關鍵還是要將園區黨建與自主創新有機結合,園區推動創新、凝聚人才、帶動創業的能力顯著增強,為推進國家創新創業事業培育了更多的高新“苗圃”。

  殷滿林:社會組織要健康持續發展,離不開黨建引領,離不開載體平臺。像我們長興縣有600多家社會組織,登記會員數和從業人員超過10萬人,全縣每6人中就有一人是社會組織成員。我們認識到,加強社會組織黨建工作不僅對我們黨的組織建設和政治引領提出了新的要求,更關乎黨在“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的社會建設領域中的探索。社會組織總體上呈現“多、小、散、雜”的特點,發展質量參差不齊。由于社會組織類型多、主體多,因此在黨建方面還存在“應建未建”的情況。同時,為了避免社會組織黨組織在建立之后出現空殼化,必須通過孵化器加強對社會組織黨組織進行管理。還有社會組織黨建工作保障問題。活動缺乏場地、黨建經費不夠用,這是一些社會組織在黨建工作中遇到的實際困難。因此,建立社會組織黨建工作載體和平臺,突出發揮黨在社會組織發展中的引領作用,是孵化器抓黨建工作的著手點。


  在探索“雙孵化”的過程中形成了哪些亮點工作?

  李偉:近年來,蘇州創業園黨委立足園內科技企業集群、高層次人才集中、創客集聚等特點,培育打造“擎黨旗、共創業”黨建品牌,全面打造“黨建+”工作生態鏈,深入推進“黨建+雙創、黨建+人才、黨建+互聯網、黨建+群團”四大工作體系建設,努力實現黨群工作服務、創新創業服務和人才工作服務“三個100%覆蓋”,促進黨建工作與園區建設深度融合、一體發展。在“黨建+雙創”上,整合推出黨建類、政務類、創業類三大類25項服務清單;在“黨建+人才”上,以抓黨建聚人才促發展,通過深化一線支部建設,強化人才紅色引領和提升人才軟實力打造園區轉型發展紅色引擎;在“黨建+互聯網”上,創新實施“紅客計劃”,著力擴大黨建覆蓋和以互聯網手段助推黨建管理和服務水平;在“黨建+群團”上,建立黨工團婦僑“五位一體”聯動共建機制,形成“工作互促、活動互融、資源共享”的局面。

  許永:黨建服務企業一定要走心、有實效,黨建做實了是生產力,做強了是園區和企業的核心競爭力。高新創業園高端產業和高端人才云集、多種所有制科技企業并存,為有效開展黨建工作,打造一流的非公黨建,創業園黨委不斷探索,緊緊圍繞“服務園區發展,助力創新創業”這一中心任務,先試先行,結合自身實際,提煉出特色的“三同步”(“同入、同育、同出”)的黨建工作模式,即在引企入園時同步組建黨組織、在育企創業時同步開展黨的活動、在促企發展時同步提升黨建水平;同時推出以企業為“點”、以產業鏈為“線”、以區域為“面”、以黨建顧問為“紐帶”的“點線面+紐帶”黨建工作模式,不斷提高園區黨組織組建率、擴大黨建工作覆蓋面。黨建工作的開展“潤物細無聲”地滲透于服務企業的每個環節,促企發展、培育創新、服務人才,努力實現企業黨建和企業孵化同步合拍、共進互贏,實現黨建孵化、產業孵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宋宏杰:武漢大學科技園積極探索企業、黨建“雙孵化”,充分發揮“紅色孵化器”作用。以建設紅色陣地、推進組織覆蓋作為起點,打造園區黨員職工服務中心,設立多個“共享空間”,并實行企業信息、黨員信息“雙登記”制度,通過單獨組建、聯合組建等形式,對小微初創企業實行“兜底”管理,確保將每個黨員都納入孵化器黨組織的大家庭。另外,我們注重從企業管理層、骨干人員、關鍵崗位職工等重點人群中發展培養選優配強黨組織書記,建立了一支可靠的紅色CEO隊伍,年底開展黨組織書記和黨務工作者述職評議,推動履職盡責。同時,搭建黨建“微”平臺,按園區管理的樓棟劃分黨建“單元”,將黨建服務深入企業職工“最后一公里”。組建專兼職結合的黨建工作服務隊伍,制定“需求清單、資源清單、項目清單”,從企業發展的實際需求出發,開展政策解讀、行業交流、投融資對接會、組團招聘、紅色教育等系列活動,解決企業面臨的實際難題,將黨建服務與企業服務相結合,不斷增強黨組織對創新創業型企業和黨員職工的吸引力。

  殷滿林:一方面,我們在整合中深化平臺設置和制度設計,建立起了社會組織黨群服務中心室等配套設施,并建立縣級的社會組織群團工作站,初步搭建起多部門聯動的社會組織領導協調體系。堅持采用“雙培育”工作法,強化黨建覆蓋和人才培養,并在全省率先提出黨建培育不合格,整體培育不合格的一票否決培育制度,并對培育積分月度進行社會公示;探索成立社會組織功能型黨支部,培育社會組織臨時黨支部,通過適度增加社會組織黨員入黨名額、開展黨建培訓、指派黨建指導員等方式,強化社會組織黨建培育工作。同時,在服務中謀求標準示范和多方聯動,出臺了《社會組織綜合黨委工作規范》《社會組織培育規范》和《社會組織公益創投規范》三部市級地方標準,不斷成為社會組織創新發展的力量之源。此外,以社會組織黨群服務中心為協調平臺的公益創投聯動機制,構建起了10家聯動的公益創投機制。2017年和2018年共實施公益創投項目71個,拓寬了公益思路,也避免了創投項目重復造成的資源浪費。


  當前孵化器的黨建工作中仍有哪些問題亟待破解?

  李偉:目前孵化器黨建工作仍存在問題,最顯著的就是黨建工作難覆蓋,孵化器入孵企業一般以初創企業和小微企業為主,其自身發展還不穩定,黨員數量少、流動性大等特點造成推進黨組織組建有一定難度,黨組織組建后能否持續運轉也存在困難。其次,聯合支部難凝聚。以創業園黨委為例,我們建立樓宇聯合黨支部來覆蓋黨建工作,但因企業行業跨度大、人員分散、工作忙碌等原因,聯合支部黨員之間日常工作基本無交集,集中開展組織生活時,黨員參與度不高,相互學習討論、思想交流少,凝聚力不強,“形有而神散”的情況在孵化器主導下組建的聯合支部中并不鮮見,這類黨組織尤其需要有經驗、有能力、有熱情的專職黨務工作者,通過積極開展主題黨日等活動來加強黨員之間的溝通與聯系,但實踐中人員保障也是一個突出問題。此外,黨員教育也難以保障,雖然黨組織通過線上線下各種途徑開展黨員思想教育、理論學習和素質提升,但是趕著學、盯著學的現象仍存在,黨員參與學習自覺性和發揮作用的自律性仍有待提高。

  許永:經過幾年的蓬勃發展,高新創業園內企業總數由339家增加到1200家,黨委下轄基層黨組織118個,園區在冊黨員數已達1800余人,其中非公企業業主、高管黨員及科技創新人才黨員900余名。一流的園區需要一流的黨建,成果顯而易見,但是問題也不容忽視。在黨建工作深入開展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部分企業主仍然漠視黨建工作,不理解、不支持;部分黨員黨性意識淡薄,甚至有的黨員認為自己只是“打工仔”,缺乏理想和信念。同時,非公企業人員流動頻繁,黨務工作者的流動性更大,直接導致支部日常工作無法正常開展。孵化器的黨建工作類似于小微企業群體的黨建工作,某種程度上放大了非公企業黨建本身存在的一系列問題,要順暢開展、取得成效,需要上級黨組織和主管單位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克服這些困難。

  宋宏杰:由于孵化器中創業企業和創業團隊項目較多,行業情況不統一,企業規模不一致,黨建工作有以下難題,首先就是“人”的問題。一方面,部分創業企業和創業團隊在生存發展的壓力下更關注生產經營,對開展黨建聯動主動性不高,黨建工作無法深入,不能形成有效互動,黨組織存在活力不足、軟弱渙散等問題;另一方面,部分創業企業和創業團隊的負責人不是黨員,對黨建工作支持力度不夠,在孵企業規模較小,缺乏黨務工作經驗,黨員流動性較大,黨員的歸屬感不強。此外,黨建工作與非公企業生產經營結合不夠緊密,部分創業企業和創業團隊希望黨組織解決發展中的難題,但園區黨組織和相關政府部門聯系不夠緊密,提供的幫助有限。

  殷滿林:目前社會組織的黨建意識不強,對黨建工作的重要性認識不夠,并出現了“重業務、輕黨建”的現象。社會組織黨員數量少,且流動性較大,組織形式較為松散,客觀上增加了孵化器的黨建工作難度。社會組織黨建活動也很單一缺乏創新,流于形式,缺乏吸引力。此外,社會組織“重建黨、輕黨建”,過分關注黨組織籌建絕對數量,片面強調黨組織“覆蓋率”,而忽視已建黨組織的活動開展、黨員教育以及組織功能開發,最終出現“組織空轉”現象。社會組織專職人員匱乏,活動經費短缺。目前絕大多數社會組織中從事黨務工作的人員都是兼職性質,在開展工作時受到不同程度的制約,難以全身心投入工作;專職黨務工作者的崗位和待遇還不夠明確,崗位缺乏吸引力,工作難度大,專兼職隊伍都不夠穩定。同時,由于很多社會組織自身還處在初步發展階段,本身業務的開展都面臨經費緊張的局面,對于劃撥黨建經費更是力不從心。

責任編輯: 湯馨怡
相關稿件
mm裸体写真集 真实侵犯av 重庆幸运农场 日本女优若菜光 河南快三 期货配资找久联优配 贵州快三 渝三峡重组 电影股票分析师 体球七星彩开奖结果 日本黄色片电影播放 快乐时时彩 竟彩 今日上证指数收盘数 理财平台投资 股票融资余额融资买入额 雪缘园即时比分赔率